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少女的芳香味



「叮鈴鈴」,下課鈴聲又準時的響起



我歎了一口氣,學著《最後一課》裡的動作,誇張地做了個手勢:放學了,你們走吧!



頓時課堂裡一陣喧鬧,底下的學生們一哄而散。



我順手把手裡的半截粉筆頭扔進粉筆盒裡,慢慢地收拾著書本和教案。



小影笑嘻嘻地走近我身邊問道:「爸,晚上去什麼地方吃飯?」



我頭也沒擡地說:「不吃飯。」



「不要嘛,壞爸爸又嚇我,還是老師呢!」小影不依地捶著我,我鼻子中聞到一陣陣少女的芳香:「那,還是去老地方,醉花蔭茶樓吧。」



「爸,人家晚上還有你佈置的作業啊。」小影滿臉嬌羞地不依道。



「放心好了,爸爸什麼都會教你的,走吧!」



我叫劉緣,是X市的高中語文教師。我女兒劉影,今年18歲,是我班上的學生兼任班長。



我跟女兒走出校門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六點半了。



女兒挽著我手走在我旁邊,小丫頭高中後開始飛快地長個,才18歲都已經1.62的身高,曲線玲瓏,隨著走路的搖動,我的胳膊經常無意地碰著女兒高聳的乳峰,彈性真是驚人。我忍不住仔細打量了一下她,一身雪白的襯衣,下身一條藍色的裙子,把少女細細的腰更顯得盈盈一握。頭髮烏黑的如瀑布一般,小嘴紅紅地撅著,明亮的眼睛好奇地東張西望著,一刻也不停地看著四周。



也許是感到我胳膊的不規矩,俏麗的臉上有一絲絲的紅暈。我不禁暗暗在肚裡發笑,藉著走路的擺動,反而把胳膊更故意的去碰觸女兒的乳峰。



「爸,咱們打的去吧。」女兒在我耳邊吐氣如蘭地說道。



我腦海中突然起了一個念頭:「爸爸沒零錢了啊,坐公汽去吧。」



我帶著女兒到了汽車站,本來6路可以直達醉花蔭,我卻帶女兒上了要多繞幾條街的4路車。



由於是放學和下班時間,公車上人非常多,車裡擠的沒有位置。女兒在我身前縮在我懷裡,雙手抱著書包放在自己胸前,我鼻子裡儘是女兒的髮香和少女的體香。



隨著車子的啟動,女兒的身體跟我的接觸也越來越多。我抓著吊環的手慢慢移了下來,摟著女兒纖細的腰肢。女兒的腰綿軟細嫩,我愛不釋手地摩挲著。下身的小弟弟也開始充血膨脹起來,我調整了一下姿勢,將身體緊緊地貼在女兒的身上,硬直粗大的小弟弟在女兒嬌嫩的屁股上到處指指點點。



我看到女兒臉上瞬時佈滿了紅暈,就連耳根都紅了起來。趁著車子的顛簸,我一下一下地頂著女兒的翹挺屁股,本來放在女兒腰上的手也慢慢上移,在女兒書包的掩護下,我張開大手,再輕輕合攏來,隔著女兒雪白的襯衣,我五指柔柔地握住女兒少女聖潔的乳房。



女兒回過頭來,嬌嗔的看了我一眼。這一眼卻讓我更是心神蕩漾,下面的小弟弟狠狠的頂了一下女兒的屁股,大手也用食指跟拇指搓了一下女兒的乳頭。



「啊……」女兒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忍不住張開小嘴叫了一聲。幸好車上一片混亂,沒有誰留意到了女兒這聲短促的叫聲。



我低頭在女兒耳邊輕輕說:「乖女兒,爸爸忍不住了。好好拿著書包哦。」說完這句話後,我在女兒胸前的大手已經順著女兒的領口伸進了女兒的衣服裡,滿把軟玉溫香,白嫩細膩的感覺讓我小弟弟更是貼著女兒的屁股溝跳了幾跳。我感覺到女兒在我懷裡的身體也是一陣輕輕的顫抖。



我滿是疼愛地輕輕揉捏著女兒的乳房,感覺到女兒滑嫩的白玉肌膚在我手心裡變換著各種形狀,不時還有點肌膚從我手指縫裡擠出來。我輕輕地放手,讓女兒白嫩的乳峰回復到原來的形狀,大手攀登上女兒乳房的頂端,手指溫柔的搓捏著女兒的乳頭,感覺到乳頭已經硬硬的站了起來。



我低頭在女兒耳邊悄悄地問道:「乖小影,乳頭硬起來了哦,告訴爸爸,下面濕了沒有?」



女兒緊咬著嘴皮搖了搖頭。我輕輕一笑:「真的?那爸爸可要檢查檢查,要是說謊,就不乖了哦。」



我另一隻扶著女兒腰肢的手,順著女兒的屁股,滑到了女兒裙子的邊緣處,貼著女兒的大腿象蛇一樣遊進了女兒的大腿深處。



我感覺到女兒想把大腿合攏的意圖,就輕輕地搖動下身,用粗長的小弟弟打了一下女兒的小屁股:「乖,別動,讓爸爸好好檢查。」



在女兒的兩腿結合處,隔著內褲,我感覺到了一點濕潤,我用中指在那地方輕輕按了一下。由於我雙手都沒扶著女兒,而她自己的雙手又舉著書包在胸前,所以在我一按之下,女兒的身體一陣顫抖,差一點摔倒。我把手從女兒的裙子裡抽出來,舉到她的眼前,果然不出我所料,手指上有濕濕的痕跡。我微笑不語的把手指豎在女兒眼前。



「討厭啦!」女兒舉起書包打在我豎著的手指上,疼得我一摔手。



「活該,嘻嘻!」女兒得意地笑著。我心裡一陣發癢,正想有所動作時,汽車一陣跳動,停在了站台上。



隨著擁擠的人群,我跟女兒下了車。轉過一個街角,就是我帶她常來的茶樓「醉花蔭」。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透。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第一次看到這個茶樓的名字,我就非常喜歡。再加上它的安靜幽雅,就讓我沒有再去其他任何的地方了。



我帶著女兒直接上了4樓的一個包間:寥汀花淑。



才一坐下,女兒就瞪我一眼,坐到我對面去了。我微笑著看著她不語。



倒是女兒忍不住開口了:「壞蛋,大色狼。不要當人家爸爸了。」



「好啊,不當小影爸爸了,當小影的親親老公。」



「人家才不要大色狼當老公呢!」



「你冤枉我了,色狼是你叔叔啊,要說大,就更是他了!」



聽我這麼說,女兒迷惑地望著我:「我哪裡來的叔叔啊?」直到跟著我視線停留在我下面一直搭著帳篷的小弟弟上時,才一下明白過來,不禁臉又是一種通紅:「不跟你說了,壞爸爸。」



我一笑之後,轉移話題:「叫東西來吃吧」。



「我要吃紅燜蝦仁,爸爸你就喝稀飯吧,嘻嘻。」



「憑什麼啊,錢可是我出啊,為什麼要我喝稀飯,你吃肉,這太不公平。」



「哼,你那麼油嘴滑舌,還用吃油葷嗎?」



「好啊,你這麼說爸爸。那我要讓你見識一下,到底是誰的嘴油。」我一步跨過去,把女兒緊緊摟在懷裡,大嘴朝著女兒微微撅起的小紅唇蓋了下去。



女兒只是「唔」的一聲,就和我熱烈地濕吻起來,雙手也擡了起來,勾著我的脖子,丁香小舌溫柔地吐進我嘴裡,柔順地任我品嚐。



好一陣之後,我才擡起了頭,女兒氣喘籲籲地看著我:「好了啦,爸爸,我們快吃飯吧。晚上我還有好多作業哦。」



服務員送來飯菜後,我關了門,才吃了兩三口,我聽到隔壁傳來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低低的呻吟聲。我擡起頭看著對面的女兒,只見女兒羞紅著臉,低著頭,裝作什麼都沒聽見的樣子專心吃飯。



我一把摟起女兒的纖腰,把她放在我的膝蓋上。



女兒驚叫一聲:「爸爸,不要了。晚上我真的很多作業啊。不完成作業你可就不能……」



「爸爸就不能怎麼樣啊?」我問著女兒。



「討厭,自己知道啦,哼,反正我不做完作業就是不行。你要鬧就鬧吧。」



女兒開始撒嬌了。「好好好,爸爸現在不鬧,可是爸爸現在也很難受,你說該怎麼辦吧?」我擡了擡下身,粗大的小弟弟頂了一下女兒的屁股。



「那,爸爸說怎麼辦嘛?現在都七點了哦。」



「我要乖女兒說一句話,給爸爸做一個動作。」



「說什麼嘛,我不是一直在說嘛?」我在女兒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女兒羞紅著臉看了我一眼:「壞爸爸,還說不是色狼呢!」



「乖女兒,快說吧,菜都要涼了。」



女兒低著頭輕輕地說:「親親大雞巴爸爸,把雞巴放進女兒的裙子裡吧,女兒想了呢!」然後站起身來,撩起自己的裙子,輕輕坐在我大腿的根部,伸出白嫩的小手,拉開我褲子的拉鏈,握著我火熱粗大的小弟弟,嬌羞地放進了自己的裙子裡。



當女兒那白嫩的小手剛一握著我粗漲的小弟弟時,強烈的刺激讓我本來已堅硬的小弟弟在女兒手裡又漲大了一圈,女兒冰涼的小手反而讓我的小弟弟變得更加火熱不堪,直到女兒把我的小弟弟放進她裙子裡面,大腿深處以後,我才長舒一口氣,本來也有點緊繃的神經稍稍放鬆了一下。



我舒展了一下雙腿,感受到自己的小弟弟顫巍巍的在女兒的大腿深處亂點亂戳。龜頭尖端的濕潤部分有時候碰觸到女兒內褲上的那點濕潤之處時,彷彿能感覺到女兒的花蕊在微微的分開和閉合。



再看看坐在腿上的女兒時,早已是小臉通紅,偏又含羞帶怯地偷看著我。



我微微一笑,伸手捏了捏女兒高聳的乳房說:「好了,乖乖吃飯吧,誰都不要亂動哦。」女兒「嗯」的一聲,端起一碗小米飯慢慢地吃起來。我卻有點不想吃飯了,只顧端詳著對面的女兒。



同女兒有親密接觸已經有三個月了,可是我最喜歡做的事還是看她害羞的樣子和穿著學生裙時的清純模樣。像這樣在她像征清純的學生裙下硬要放入自己滿是淫慾邪念的肉棒更是我喜歡的愛好之一。



女兒開始時總不明白,她明明是任我品嚐的身體,我卻為什麼更喜歡在之前做一些在車上騷擾她和讓她害羞的情節後才盡情征服,不過後來她發現每當我做過這些前戲的晚上,總是表現得更興奮和持久後,也就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盡可能配合我了。



女兒雖然吃飯非常斯文,可是無奈她裙底下我的小弟弟已經亢奮到了極點,每一根神經都敏銳的捕捉著她的絲絲舉動。當她吞下一口飯時,那從喉部肌肉牽動起的小穴的收合,都從我小弟弟尖端的酥麻中一直傳到了我腦海中。



我閉上眼,專心地體會女兒壓在我身上的修長白嫩的大腿,以及她光滑冰涼的屁股,當然了,還有那火熱地烤著我小弟弟前端的花蕊,熱力驚人卻又偏偏慢慢地濕潤,我彷彿感覺到小弟弟的前端也在慢慢地滲出水滴來。



想著想著,我忍不住欠了欠身。女兒以為我是被她坐久了麻了腿,反而故意把屁股使勁沈了一下,不讓我起來。我伸手到女兒的後面去,輕輕地扶著女兒的屁股說:「乖,起來一下,爸爸好像被你淋濕了。」



「什麼嘛?爸爸真是討厭。是你把人家的內褲打濕了才是真的!」



「好啊,你還賴爸爸。那咱們用事實說話,看到底誰才是兇手?」



我抱起女兒,輕輕地放在椅子上。隨著女兒的身體跟我一寸寸脫離,我的小弟弟終於從女兒裙子裡露了出來,粗大的龜頭上果然有一滴滴的水珠。



我將小弟弟一直伸到女兒秀麗的臉上說:「聞聞,是爸爸的味道還是小影的味道?」



女兒皺起可愛的小鼻子嗅了一下大喊起來:「就是爸爸的,就是爸爸的。」



「你個小丫頭,還賴爸爸。那你嘗嘗,仔細品味一下味道,到底是不是爸爸的?」



聽我這麼一說,女兒有點為難地看著我:「爸爸,人家飯還沒吃完呀!」



可是看到我堅決地把粗長的小弟弟伸在她紅潤的小嘴邊時,在看了我一眼之後,女兒終於伸出丁香小舌慢慢地幫我舔了起來,還時不時地用雙唇親吻著我陰莖。



女兒從來沒給我做過口交。因為她老是覺得我的小弟弟太長了,插進去會很難受。所以每次都是只淺淺地給我插進龜頭,在我的多次要求下,她才慢慢地習慣給我親吻陰莖。我尤其喜歡她吻著我精囊的感覺。



看著女兒慢慢地把少女的唇印烙滿我青筋畢露的陰莖。我一邊感受著這強烈的快感,一邊輕輕地撫摸著女兒的一頭秀髮。女兒全身每一寸肌膚,每一處毛髮都是我的最愛。這滿把烏黑亮麗的長髮當女兒有時候騎在我身上隨風飄揚時,總會讓我覺得無比的滿足和興奮。



女兒從我輕柔的動作中彷彿感受到了什麼,擡起頭向我嫵媚的一笑,又低下頭把我左邊的精囊噙在了口中,右手慢慢地來回捋著我的小弟弟。我感覺到女兒冰涼的小手在我小弟弟的傳染下,也慢慢地變得滾燙起來。少女的喘息也開始細微的急促起來,看著一抹抹潮紅慢慢佈滿女兒的臉頰。我忍不住雙手按住女兒的香肩,將她推倒在包間的沙發上。



女兒握著我小弟弟的手卻沒鬆開,只是嘴角帶笑地看著我說:「壞爸爸,每次說話都不能算數。」



我喘著粗氣說道:「這也不能都怪爸爸啊。我怎麼知道一會就變這麼難受了呢?來,小影幫爸爸把皮帶解開。」



看著女兒白皙的小手從我胯下擡起來解著皮帶,我雙手也不閒著,幫女兒脫下上身的白上衣,又急不可待地解開了女兒的乳罩,一雙堅挺白嫩的乳房驕傲的聳立在我眼前。我略帶粗暴地雙手握了上去,豐滿的乳峰頓時在我手心裡縮成了一團。



女兒嘴裡輕輕地「啊」了一聲,說道:「爸爸……輕點,別太用力了。有點疼。」



我放開雙手,輕輕揉了一下女兒的乳峰說道:「小影,要不這樣吧,你還是幫爸爸乳交好了,要不然爸爸手一興奮就有點控制不住用力呢。」



「爸爸真壞,這樣好羞人的啊。」



「怕什麼嘛,反正又沒人進來。再說,你看爸爸都多難受了。」我搖動著小弟弟,讓它在女兒的臉上輕輕地拂來拂去。



女兒滿臉嬌羞地看了我一眼,伸手握著我的小弟弟,輕輕地放進自己那傲人的雙峰中。



看著少女雪白的乳溝裡夾著我滾燙的小弟弟。我的神經興奮到了極點,小弟弟漲地都有點難受了。所以等女兒那雙小手剛把自己的左右雙峰握緊向裡一擠的時候,我已經忍不住一挺腰,將粗大火熱的小弟弟狠狠地插過了女兒的乳溝。



「啊」的一聲,我跟身下的女兒同時叫了出來。



一個是雄獅壓抑已久終於爆發的一聲釋放,一個是鮮花不堪風狂雨驟發出的一聲嬌弱呻吟。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