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妙不可言3



第三章與美同歸



「我的衣服都被你弄髒了,你說該怎麼辦?」汪詩韻不懷好意的說



「什麼你的衣服,本來就是我。」劉濤沈浸在剛剛的快感中,衝口而出。



「好、好,你的衣服,我還給你就是了。」汪詩韻真的慢慢的揭開衣服,脫

下了劉濤的襯衫。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晚上的,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啊。」劉濤一看

汪詩韻生氣了,連忙道歉。



「噗哧」一聲,汪詩韻笑得花枝亂顫,「衣服髒了,就要脫掉啊。」說著,

襯衫已經離開了嬌軀。眼睛盯著劉濤,舌頭舔弄著自己的嘴唇,彷彿在渴望著什

麼?



「你剛剛射了好多啊!你看人家的衣服上,身上都濕了耶!」汪詩韻一邊說

著,一邊摸著自己豐滿的大奶,用力的擠壓自己的左乳,口中發出了微微的呻吟

聲。汪詩韻的奶子實在不小,那擠壓起來的情況對劉濤的誘惑是致命的。劉濤的

雞巴又硬得和鐵棒似的。



好大的一對奶子,劉濤可算看到了。汪詩韻的奶頭是茶色的,很小巧,乳頭

早已硬化,挺立在雪白的大奶上。劉濤的手向前一伸,向胸部一抓,一隻手根本

無法掌握,太大了。劉濤不停的擠壓揉搓,恨不得不它們抓爛,機會難得啊!劉

濤一面的揉搓奶子,一面用手只逗弄著乳頭,一會圍繞著它打轉,一會用力的捏

住它……



「哼……嗚……啊……別……別……別玩了……啊……」汪詩韻被玩弄的嬌

喘連連,不住的呻吟。



劉濤乾脆用雙手托住她的大奶,用力一擠,奶子被擠得高高的,劉濤伸出舌

頭,舔弄著她的乳頭,先是用舌尖在乳頭旁不斷的打轉,然後一口把它含在了嘴

裡,用牙齒輕輕的咬弄著。



汪詩韻渾身一震,更加過分的扭動起來。她扭腰擺臀,手慢慢的下滑,唰的

一聲,她的身上已經只剩下一條小內褲了,幾根調皮的陰毛從短褲中鑽了出來,

顯示著它們的主人是一個多毛族。



不等劉濤看盡,汪詩韻慢慢的轉身,背對著劉濤坐了下來,她背部優美的曲

線,緩慢而有韻律扭動的腰肢,擺動的肥臀,劉濤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動作。



好在汪詩韻並沒讓劉濤等太久,她低下了頭,從兩腿中間看著劉濤,豐滿屁

股自然的就暴露在劉濤的眼前。劉濤著才猛然警覺,隔著黑色的內褲,陰戶的形

狀已經完全呈現在眼前了,靠近陰道的地方已經濕了一大片。



「阿詩,哈哈,你真的是『阿濕』啊!」



聽著身後人的調侃,汪詩韻不依的扭了一下身子,然後身子往下一哈,用自

己的大奶子摩擦起劉濤早已紫紅髮亮的龜頭。更用雙手擠壓著自己的乳房,形成

深深的乳溝,擠壓著劉濤的陰莖。



突然的刺激,劉濤雖然看不到前面的情景,但是雞巴上傳來的陣陣快感,卻

讓他不由得呻吟出聲,「啊……」龜頭更是在美婦的刺激下分泌出越來越多的淫

液。



汪詩韻可是一點都不浪費,小嘴一張又把劉濤的龜頭納入口中,不停的舔弄

著,舌頭更是在馬眼上打轉。



再次體驗到美婦的口舌服務,「阿濕,你真會玩……啊…爽啊……」劉濤一

邊讚歎,一邊伸出自己的兩隻大手,在在眼前光淨滑嫩的肉瓣肌膚上,摸著、揉

著、撚著、搓弄著……



聽著劉濤的讚歎,感受著對方的動作,汪詩韻把自己的屁股向後高高翹起,

搖擺著圓臀,任由劉濤從後面的欣賞、愛撫,而自己的整個身體,也禁不住一直

的顫抖。



「嗚……嗚……啊……」汪詩韻含著龜頭的嘴發出含糊的呻吟,淫水霏霏不

斷的湧出,瞬間就把內褲再次打濕了一大片。



看著美婦短褲滲濕的痕跡,劉濤用手勾起細窄的三角褲,將它所遮掩的最神

秘的臀溝、屁眼兒暴露了出來。



「啊……濤……你……你幹嘛?」雖然一直期待著對方的進一步行動,可是

突然暴露還是讓汪詩韻心下大羞。尤其是想到對方正在看自己最隱秘的地方,汪

詩韻不由得嬌哼出聲。一股春潮又湧了出來,順著豐滿結實的大腿流了下來。



劉濤的手指向下一滑,直接觸到了美婦水汪汪,濕淋淋的陰唇嫩肉上。汪詩

韻的陰唇早就因為性慾亢奮而腫脹不堪,那裡還經得起挑逗。立刻,她就像失控

似的,高聲喊了出來。



「啊……啊……天……哪!」



劉濤笑了,手指忽快忽慢的扣弄著美婦的嫩肉上,就著肉唇瓣上充沛的淫液

潤滑,一下輕一下重的來回搓弄著,並且不時有意無意似的,觸摸著她早已挺立

出來的陰核。引得汪詩韻直想扭動屁股,又怕對方碰不到自己的小豆豆,只能一

面忍著煎熬,勉強撅著屁股,讓劉濤肆意的撫弄,而呻吟聲卻越來越高亢,到最

後竟然變成了一大片大聲地、連續的嗚咽了……



「哦……啊!……啊!天哪!……不要!不要再……這樣子逗我了!我受不

了,受不了啦!……啊……啊!……濤!求求你!快停下吧!……別再逗了嘛!

我難過死了!」



「是麼,我看你很舒服的樣子啊,怎麼不舒服麼?」



劉濤的手並沒有停止,直到美婦大喊道:「啊!不!……不不!……天哪!

你再弄,就把我弄出來了啊!」



劉濤突然停止了扣弄,任由美婦匍匐在自己的身上。突然地停止讓汪詩韻喘

了一口氣,可是馬上身體的慾望就讓她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屁股扭得更浪了。



「喔!……濤!喔……濤!我底下……騷癢、難熬得那種水都忍不住,濕透

了!……寶貝!你一定很清楚,知道我的需要吧!……寶貝!你是不是也看穿了

我?……看透了我身子裡那種需要男人的…飢渴呢?……寶貝……喔!……濤!

抱緊我!抱緊我吧!把你那根大……寶貝,壓到我的……屁股上面,操我吧!…

喔!喔~!……」



「對了,阿濕,就是這樣,你這麼扭動屁股真是太美了!」



「是……是嗎?濤!我是為你扭動的啊……你看到了麼……看到我的翹起的

屁股了麼……啊,濤!給我……吧。」



劉濤伸出手,一手撫弄著汪詩韻的大奶,另一隻手的中指使勁插進了她潤滑

無比的陰道:「你可真厲害,濕成這副德行,那麼想要麼?」



「啊……啊……剛才……剛才……你……摸得……我……啊!……啊……差

點……差點……高潮……啊!……啊……」隨著劉濤得抽動,汪詩韻一邊呻吟一

邊含糊的說道。



「既然這樣,也不用我幫你了是吧?」劉濤迅速抽出了手指,撫摸著美婦的

豐臀。



「哪……那……你快……快給我……啊!……」汪詩韻扭動著屁股,配合著

劉濤的撫摸,一手抓住了他的雞巴,「我……好……需要……啊!……需要……

你那……強硬的……啊!……傢夥啊!……啊……啊……真棒……已經大成這樣

了啊……啊!我……我……要……把它插進來……啊!可以……麼?」



「嗯……你自己來吧。」劉濤看著被自己逗弄得快要發飆的女人,手上用力

揉捏著她的屁股。



汪詩韻用手套弄幾下劉濤的雞巴,調整好位置,讓雞巴對準陰道口,用力的

坐了下來。「噗…」的一聲,汪詩韻發出了滿足的歎息,接著立即晃動著身體。



劉濤享受著美婦人的全自動式的服務,撫摸著她平滑肉感的後背,細聽著她

口中陣陣呻吟。狹小的車廂限制了汪詩韻的活動,儘管不能盡興的上下套弄,她

卻充分利用了靈活柔軟的腰肢,給了劉濤扭動的快感。



只見汪詩韻的豐臀快速的做著圓周運動,除了陰道的溫暖、濕潤和緊窄,陰

道深處好像有一張小嘴在不停吸著劉濤的龜頭。慢慢累積的慾望,讓劉濤也活動

了起來,隨著雞巴在陰道裡深淺交替,溫熱粘稠的淫水順著陰莖流了下來,兩人

的結合出晶瑩一片,閃動著妖艷的光芒。



「濤!……啊……快點啊……快點插我啊……」汪詩韻挺動細腰,扭動著肥

臀,想獲得更大的快感。



「不著急,慢慢來吧。」劉濤強忍著慾望,保持著同樣的速度和頻率。



「不行……啊!我……裡面癢死了……我受不了……快點操我吧……啊!快

點啊!親哥哥,啊……求求你了……啊!可憐可憐小騷貨吧……啊!……嗚……

嗚……用你的大雞巴……狠狠地操……操……操妹妹的騷比……啊……操我……

啊……」汪詩韻因體內的騷癢不停的扭動身體。



劉濤也有同樣的感受,汪詩韻火熱的淫液淋在龜頭上,同樣說不出的麻癢。

看到美婦人已經被情慾折磨的口不擇言了,異樣的衝動更是讓劉濤的雞巴火熱滾

燙,在陰道中跳了幾下。



「啊…啊……給我吧……啊……我真的難受死了……」感受到劉濤的衝動,

汪詩韻更嫵媚風騷的叫了起來。



「媽的,欠幹啊。」劉濤猛地坐起了身體,把汪詩韻壓在車窗上,用力的插

幹起來。



「啊……好……好……啊!好棒啊……好啊……再來……快啊……啊!……

啊……」汪詩韻的一對大奶在車窗上擠壓變形,要是有人經過的話一定會看到這

香艷的場面,而陰道被劉濤從背後快速而猛力的衝擊著,身體的快感因為可能被

人看到的羞辱而增加,她又開始胡言亂語了。



「爽了麼,舒服了麼,騷貨,……」劉濤手握著汪詩韻的細腰拉向自己,一

邊狠狠的衝擊著。



「騷貨…舒服死了……爽死了……啊!爽死…了!……親哥哥……幹啊……

操死我啊……操爛……我的小騷比啊……」汪詩韻的身體扭動著,「啊…啊……

啊……啊……嗚……嗚……啊……嗷……」她身子一僵,突然高叫了一聲,高潮

了。



劉濤的雞巴還在進進出出享受著淫水的沐浴,感受著陰道裡的灼熱和震動,

直到汪詩韻的身體不再抖動,他才停下動作,將尚未消火的雞巴退出陰道,坐了

下來。



汪詩韻經過一段喘息後,爬到劉濤的身邊,用奶子不停的摩擦劉濤的胸膛。



劉濤把這個帶給自己超級快感的女人,攬入懷中。「剛才舒服麼?」在她耳

邊輕聲的問道。



「嗯……」汪詩韻低下餘熱未退的臉,輕聲的回答道。



慾望的消退,讓汪詩韻又找回了羞澀的本能,羞不自勝,趴在劉濤的懷裡,

不敢擡起頭來。劉濤也沒有行動,就這樣靜靜的休息了一會。



「我們該走了吧,」,劉濤對懷中的美女說道。汪詩韻點點頭,就要拿起一

旁的衣物,「你什麼也不要穿,就這樣好了。」劉濤制止了她,說完捏了一下她

的大乳。



「不要吧,讓人看到了就不好了。」汪詩韻遲疑的說道。



「剛才你怎麼不怕?」劉濤發動了汽車。



「哎……那不一樣,剛才是停下來的啊……」汪詩韻堅持道。



「好了,別掙了,馬上就到。坐好吧。」劉濤開動了汽車。



汪詩韻連忙把身子伏了下去,可是車廂的空間畢竟有限,弄得她又擺成了口

交的姿勢。



「這麼快就想要了。」劉濤把依然堅挺的雞巴,向汪詩韻的嘴邊送過去,嘴

裡調侃著。



「好弟弟,別鬧,專心開車,等到了地方,你想怎樣…我…都……行……」

汪詩韻嬌羞的說著,到後來已經聲音已經低不可聞。



「哈哈!」聽著汪詩韻嬌媚的哀求,劉濤心中一樂,這婦人還真是個可人兒

呢。



「濤!能告訴我你多大了麼?」一方面為了掩飾自己的嬌羞,另一方面也是

想瞭解一下這個自己剛見面就發展成這種關係的男人,汪詩韻悠悠的問道。在暴

力下產生快感也就罷了,獲救不到10分鐘,就和自己的救星抵死纏綿,比妓女

還要淫蕩啊。他一定把自己看成放蕩的女人,以為自己人盡可夫吧。



「28,你呢?」感覺到汪詩韻的語氣低沈,劉濤意識到什麼,趕忙回答。



「40了,老了啊。」汪詩韻哀傷的回答道。



「姐姐一點都不老啊,姐姐這麼年輕漂亮,看著還沒我大呢?」劉濤討好地

說道。



「別逗我開心了,姐姐自己知道自己。你不嫌棄我就行了。」汪詩韻語氣還

是那麼低沈。



「不會,我劉濤發誓絕對不會嫌棄汪詩韻姐姐,要不然……」劉濤舉起右手

說道。



「不要,別瞎說,有你這份心,我就夠了,千萬別說不吉利的話。」汪詩韻

的手猛地按在了劉濤的嘴上,焦急地說道。



「嗯。姐姐的手好香、好滑、好軟啊。」劉濤藉機親吻著汪詩韻的玉手,嘖

嘖的稱讚道。



「沒正經的,又來欺負我。」汪詩韻嬌羞的說道,手卻沒有拿開,任由劉濤

輕薄。



「你丈夫……」看汪詩韻恢復了精神,劉濤也問出了問題,畢竟也想多瞭解

一下她。



「哎,我沒有丈夫了,他都死了10多年了。」汪詩韻知道劉濤想問什麼,

不等他說完就解釋了。



「那你家裡還有什麼人啊?」



「我還有個女兒。」



「哈,那你這麼多年是怎麼過來的啊?你要求這麼強烈。」



「你……你……怎麼這麼說我?」汪詩韻覺得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他,自

己的濤,真的是那麼看自己的,不由得哽咽道。



察覺了汪詩韻的不對勁,劉濤趕忙解釋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姐姐,我就

是關心你一下,覺得你活得太累了。姐姐,我小麼,不懂事,你別和我一樣啊。

姐姐,我錯了,說錯話了,可是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你就看在它的份上原諒我

吧。」一邊說一邊把耀武揚威的雞巴在汪詩韻眼前晃來晃去的。



「哎,你真是我的冤家啊!可能就是平時壓抑的太厲害,今天我也不知道怎

麼了。你是不是覺得姐姐特別淫蕩、下賤?」



「才不呢,你為我淫蕩,我好喜歡,才不會覺得姐姐下賤啊。」



「不管你信不信,我這是10多年來第一次啊。冤家……」汪詩韻用發燒的

臉龐摩擦著劉濤的陰莖,淡淡地說道。



「我信你,姐姐。我會好好愛你的。」劉濤撫摸著汪詩韻圓潤的屁股說道。



感受到劉濤的活動和話裡特殊的意味,汪詩韻低下頭,沒有回答,陰道裡卻

再次濕潤了起來。「自己真的很淫蕩啊!」汪詩韻想道。



車停了下來,「下車吧,我們到了。」劉濤聲音喚醒了汪詩韻。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